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MBA财经|赖建诚:巨额财富带来的自由

来源:网络整理   发表日期:2017-05-11 19:10 

MBA中国网讯】古今中外以证券投资致富的重要经济学家,大概只有李嘉图(David Ricardo,1772—1823)和凯恩斯(John Maynard Keynes,1883—1946)。英法拿破仑战争期间(Napoleonic Wars,1803—1815),李嘉图在伦敦证券市场传奇地成为巨富,之后大肆购入良田、地产、外国债劵,富甲一方并当选国会议员制定政策。同样传奇的是,他在经济思想学界也成为一代宗师,影响力至今不衰。


一百多年后,在剑桥大学出生、成长、求学(数学与经济学)的凯恩斯,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后、全球大萧条的动荡环境下,用更独特的手法,在学术影响上达到更高一层的地位。在国际事务上与经济政策上,他发挥过世界性的影响力,凯恩斯学派与新凯恩斯学派至今仍是主流。这两位杰出经济学家,他们的政策见解与思维逻辑大异其趣,但投资致富的途径与成果类近,这是史上少见、引人瞩目的古今对比。


MBA财经|赖建诚:巨额财富带来的自由



李嘉图是荷兰出生的犹太人,父亲是证券业者,把这个聪明的儿子带进商界(14岁)。他21岁时娶一位基督教贵格派(Quaker,或称公谊会或教友派)的妻子,因而脱离犹太信仰,成为一神论(Unitarian,反对三位一体论)的教徒。父亲怒而与他断绝关系,他因而携眷转赴伦敦。靠着金融界友人的协助,他在新的证券圈内独立经营,财富很快就超过父亲,43岁从业界退休。51岁时因中耳炎过世,遗产超过今日币值的1亿美元,其中2/3是不动产与宅邸。


李嘉图的投资原则是“小涨时买进”,因为之后会有不理性的大涨;跌价时赶快卖,因为之后会有更大的恐慌出现。他还告诉我们一个秘诀:只要小赚就很高兴了,如果能短期获利就不要长期持有。


李嘉图的财富状况众说纷纭,Skousen (2001:96)说:“他21岁开始经商时,约有800镑。1823年过世时,大约间隔30年,资产达到难以想象的67.5万镑到77.5万镑之间,平均每年可支用的收益2.8万镑。没有其他经济学家,包括凯恩斯,能达到这种富裕的层次。……凯恩斯在1930年世界大萧条时期,也就是大约写作《一般理论》的时期,资产总额大约是65万镑。”


李嘉图因婚姻问题与父亲绝裂,离开荷兰独自去英国,从事的行业和父亲相同。差别是父亲开证券行代客买卖,而他是自己在股市进出买卖。他的做法有点像纽约证券交易所内所说的Stockjobber,美国通称为“股票经纪人”,但在英国是带有蔑意的“股票投机商”:针对某些特定类型的股票,买卖大额证券赚取差价。


19世纪初英国证券交易,大都是买卖政府债劵(称为consols),只有少数大型的特许公司,例如东印度公司和英格兰银行,才发行股票。这和今日以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为主、政府公债为辅的情相反。李嘉图的财富,主要来自投机政府公债。他玩的“远期交割”(forward market),金额比“现金交割”大十倍。


当时有人评论说:“李嘉图有非凡快速的能耐,看得出市场些微变动所带来的利益,主要就是在各式各样的政府债劵中,找寻涨价的机会。”他的手法倾向于短期买卖(抢进抢出),赚小差额,但因总金额庞大,所以总利益不少。他的心态是:“我只玩小输赢,亏了也不懊悔。”


李嘉图从内线交易和操纵买卖,总共获取多少利益?有人说他常扮演反派角色,在“交易圈内搞小派系”,当时人称为Bear-jobbers,对政府的公债市场做“熊式突袭”。手法是让大众感觉恐慌,让公债价格惨跌,李嘉图和他的同伙趁机检便宜,又能从中赚取政府许诺的高利率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是不公平的说法,因为李嘉图本身一直持有不少公债,若有意让市价惨跌,自己必然先是受害者。


李嘉图从未把他的买卖心得,用文字记录下来,但他的生意伙伴说,他有两条黄金规则:“遇损则迅速停损”(cut short your losses)、“让利润再滚进去”(Let your profit run on)。他最擅长掌握被投资大众夸大事件的严重度,当投资客群惊慌时,市场巨幅起伏,正是超额买进或卖出的好时机。


他富裕后让家人住进宽广豪宅,也常去外地度假。1815年退出股市成为乡绅阶级,买下大片产业,投资土地、不动产、法国政府公债。回顾他在股市发迹的转折点,是他替政府承揽战费筹措的事件上。1800年代初期拿破仑战争期间,政府必须透过股市筹战费。李嘉图和商业伙伴联合对抗金融业巨子,例如Goldsmiths、Barings和Rothschilds。得标者可从财政部获得特别优惠。李嘉图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,取得1811—1815年战争期间,政府每笔公债的承销权。


其中最大的、也是最后一笔战费公债,是1815年6月14日总价高达3600万镑的案子,正好是滑铁卢战役的前四天。这批公债的价格奇惨,主因是金额太庞大,以及战况不明朗。共有四家竞标,李嘉图明显胜出。李嘉图的个性是勇于抢入惨跌股,但这笔生意是有生以来最大的赌注。胆怯的投资者,在滑铁卢战役前很快就脱手了。李嘉图的态度坚定,一直等到威灵顿公爵打败拿破仑的天大消息传到时,都还没脱出。结果是公债价格飙涨,他立刻进账百万镑。


他也是对朋友慷慨义气的人。以马尔萨斯为例,他原本买了5000镑的滑铁卢战债,但随着战事逼近,马尔萨斯怕了,找李嘉图帮忙全部卖掉,小赚就满意了。李嘉图帮了这个忙,马尔萨斯真是没有财神运。


李嘉图去世时,有8位子女、25个孙子,他的财富是否也“不过三代”?他的五位兄弟都是能赚钱的人,但李嘉图只有三个儿子继承遗产,子孙中很少人能延续这些资产。李嘉图的兄弟中只有Samson、儿子中只有Mortimer称得上有财富。


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李嘉图累积的巨额财富,给他带来什么“价值”?他或许会回答说,是“自由自在”(freedom),这是他最想要的,也得到了。第一项自由是成为经济学家,第二项是成为国会议员。财富累积到相当程度后,转而追求心智上的成就,以及政策上的参议权。这两方面他都非常成功,这是凯恩斯之前,唯一富贵双全的经济学家,一百多年后出现了第二位(凯恩斯),第三位似乎短期内还不会出现。

上一篇:财经资讯早知道2017.5.9(星期二):三四线地产景气传导厨房小家
下一篇:统计局:4月CPI同比上涨1.2% 食品价格下降3.5%